文学断裂了,未来的“新路向”又在哪里?

在会上发言的三位作家。左起:苏童、范小青、毕飞宇

以“中国当代文学新路向”为议题的第四届扬子江论坛(原“南京论坛”)近日在南京召开。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吴义勤指出,中国当代文学迎来了它最繁荣、最复杂、最变幻莫测、日新月异的特殊时期,作家和研究者面对着很多潮水般涌来的新机遇、新素材、新内容,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面临很多更艰巨、更深刻的新挑战,如何理清和判断各种各样的“新路向”,如何为新路向把脉,为它们即将或已经开启的可能性提供智性的、学理的思想和指导,是所有关心中国文学未来的作家和理论家们的共同课题。

如何理解新路向

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长、评论家丁帆认为,新路向的问题就是回答作家的远方在哪里,作家的主体性在哪里,他用狄更斯的七句话表达了自己的理解:

第一,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最好的时代是什么思想都有,什么现象都出现的多元时代,最坏的时代是很多作家不能保持自己的定力,不能走自己的路。第二,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,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。智慧和知识的积累给文学表达提供了十分广阔的技巧空间、技术空间,但这又是一个产生了大量的文学垃圾和伪作家的时代。第三,这是一个信仰的时期,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。我们坚守着文学理想,坚守着人文精神,坚持着人性的底线,但是怀疑人性、怀疑文学的力量已经开始产生。第四,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,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。有一部分作家富裕起来了,他们有思想的空间,但是还有消费文化和意识形态两个双刃剑悬在头上。第五,这是希望之春,这是失望之冬。我们能够在纷繁世界和历史的夹缝中看到我们的未来,但又有现实世界种种的诱惑。第六,人们面前应有尽有,人们面前一无所有。生活的优越给我们带来了富足感,但是自我的意识和思想的穿透力往往会被扼杀,会被科技扼杀人性。第七,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,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。选择文学的天堂还是地狱,不同作家选择是不一样的,既要有技术、语言革命层面的东西,更重要的是作家不能对现实世界采取漠视态度。

新闻聚焦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