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伤疤好了,但历史不能忘”

郝吉祥 1930年出生,1943年3月参加革命,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,参加战斗400余次,3次负伤,8次立功。

我出生在被战火笼罩的年代,舅舅和表哥都是军人,多次参加战斗,作战英勇。受他们影响,13岁那年我不顾家人反对找到表哥,要求参加革命。

考虑到我年龄太小,表哥起初不同意。但一番软磨硬泡后,我还是如愿以偿。领导看我瘦得皮包骨头,加上年龄小不能参加战斗,就让我当了通信员。

经过两年的锻炼,我柔弱的身板慢慢壮实起来,终于穿上了盼望已久的军装,还领到2枚手榴弹。从此,我就把手榴弹当宝贝一样护着,经常“弹”不离身。

一次行军途中,我们发现敌军一处据点。但对方装备精良,不能硬拼。连长跟几个战友商量,先潜伏下来,等天黑后进攻据点火力薄弱的东门。或许是考虑到我个头小,跑得又快,不容易被敌人发现,连长同意了我打先锋的请求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下半夜,我趁着夜黑慢慢匍匐到东门外。然后,伺机跳起把手榴弹扔向了敌军。随着“轰”的一声响,后面的战友随即冲了过去,把据点的十来个敌人杀得一个不剩。

由于我距离据点太近,扔出去的手榴弹也伤着了自己的右胳膊。当时,根本顾不得鲜血直流,我就地抓了一把沙土涂在伤口止血。由于未得到及时医治,胳膊上至今还留着5厘米的疤痕。这次战斗后,部队为我记了功,并配发了步枪。

战争是残酷的,但作为军人,我们必须全力以赴。后来的解放战争中,我也参加了几次战斗,至今记忆犹新。

淮海战役中,我被编入所在部队的重炮连。在安徽省一个名叫“双堆集”的地方,准备攻打国民党黄维兵团。期间,部队左前侧敌人的“子母堡”火力对我们造成很大威胁。敌我双方激战一夜,造成很大伤亡。

标签 敌人 子母堡 作战效能 部队 手榴弹
新闻聚焦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